返回

穹顶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9.第一夜就出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笑声过后,11宿再次陷入沉寂。大概每个人都有些心事要想吧,在这个人生彻底落实改变的第一夜。

    靠窗的上铺,韩青禹扭头安静地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荒野之上,星空如画,天幕如一片无垠的深海,远处的一些楼房并没有像新兵宿舍一样按时熄灯,依然亮着灯火。

    按劳简的说法,那里面住的多数都是轮换回来休养的老兵。

    他们解下装置,回来这里轻松肆意地过上两个月潇洒的日子,然后再回去,背上装置,拎上刀,在山林海岛隐居,等待下一场不知何时突然到来的搏命厮杀。

    按规定他们每年都能回来至少一次,但实际,很多人后来没有再来。

    “大概他们也都曾有过许多这样睡不着的夜晚吧?”韩青禹想着,收回视线准备数羊。

    必须得睡了,不然明天训练怎么办?

    见过了战场,韩青禹更确定要抓紧机会好好训练,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这句话,平实但是一定正确……除非运气特别差。

    “欸,那你们都是怎么来的啊?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,靠门的上铺,温继飞突然在黑暗中翻身趴了起来,说:“我本身情况相当复杂,暂时就不跟你们说了,青子是走夜路碰上的……你们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他猜想有许多故事。

    猜想像这种大概率献身赴死的事,自愿的,大体都是差不多的一腔热血的好青年,而非自愿的,反而各有各的悲惨遭遇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没人作声,大概都在回忆里暗自懊恼、骂街。

    “说说啊,说说你们都是怎么一脚踏上这条不归路的。”

    兴致很高,温继飞变着法子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再次笑起来,只不过这回的笑声里,大概苦楚和自嘲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就,因为看老家有人挖古墓得了宝贝发了财……”终于有了第一个开口的,只不过话说的有点支吾不清。

    温继飞忙说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看着眼馋,就也想去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吗?风水定穴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,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着碰运气,我们那边以前老坟挺多的”,那人说,“我带了干粮,在山里头找了半个月,好不容易,才找到一个藏在地下,藏得很好的墓室。真的,我白天在上头走了五六遍,才凑巧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墓室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结果我躲到晚上去挖,毕竟这事犯法嘛。”那人说:“然后,就好多手电照着我,一群人蹲着站着,围着,看着我,跟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你怎么还回来了呢,都以为你走了……你在我们头上转一天了,知道吗?都说放过你,你还扛着锄头回来了。唉,对不起啊,这个地方不能给你挖,就只好带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~”那人一五一十说完,沉默一会儿,突然悠悠叹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哄笑声一下炸开来。

    就连韩青禹都没忍住在黑暗中笑了一下,那个墓室,实际应该是一个隐蔽储备站吧,他猜想。

    第一个说经历的把话匣子打开了,还是个犯法盗墓的……大伙儿心神放开,很快就有了第二个。

    “我先说吧”,第二个,是之前最先说话的杨清白,他说,“我就开着车,带了个小姑娘旅游,夜里跑到很偏一个野路上,停着亲嘴……

    “亲啊,亲啊,那玩意就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然后呼啦啦冲过来一群人。

    “老子开始还以为是民兵联防队抓道德败坏呢,他们就夸擦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了。

    再一次的笑声中,温继飞问:“那姑娘呢?她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被飞过来的铁片,扎脑袋里了。”杨清白说。

    沉默中。

    刚说盗墓那人问了一句:“你这么年轻,你就开小轿车了啊?”他的关注点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嗯。”杨清白应了一声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,我是港城那边人。”第三个开口,刘世亨的普通话有些蹩脚,但是还能听懂。

    “港城?!”温继飞惊讶一下,说:“那你怎么给逮到我们这边来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跟几个朋友来内地打猎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林子里走散了”,刘世亨说,“倒也没看见什么东西下来,就突然在叶子间看见三四十米外有一东西,黑乎乎的,我以为是什么野兽呢,我就给了它一枪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最猛的在这里,韩青禹听出来了,这家伙给了大尖一枪。

    一旁有人问:“打死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打不动。”刘世亨说:“然后就跟杨清白差不多,呼啦啦一群人飞一样冲过来,把我给吓傻了……就站那,不会动了。”

    温继飞:“不会动还好,不然你给他们也来上一枪,你估计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哄笑声嘎嘎嘎地又起来了,这回有人干脆笑到上气不接下气。一群万里挑一的倒霉蛋,互相听着别人怎么倒的霉,听得挺乐呵。

    “吵!”一声怒吼,在外面走廊上突然炸响,“老远我就听到你们11宿闹得跟菜市场一样……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昂?!”

    声音随着脚步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最后“砰”一声,门被踹开了。这门是不许反锁的。

    11宿门口走进来两个身形彪悍的大汉,“妈的,老子还以为我听错了呢,想不到还真有这么不要命的。”

    宿舍里一片死寂,每个人都抱着被子装睡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直到,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温继飞的声音一出来,韩青禹就知道坏了,那家伙在学校作死无赖惯了,有些习惯性的东西,不警惕就会条件反射跑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阻拦不及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,真的是首长您听错了呢?我们宿舍都睡……”温继飞问完。

    首长那边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喜欢不怕死的。”张道安的光头在夜里也很显眼,人从旁边转出来,站在两名大汉身后,露出半个头。

    这一对比,才发现他原来这么高大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就是温继飞整个人,被其中一个大汉一把从床上抓起……然后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全体,主训练场集合”,张道安看了看表,说,“三分钟内,不到翻倍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&

19.第一夜就出事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