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穹顶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6.火车上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车窗外景物变换,火车在延伸的铁轨上带走的不止家乡,还有曾经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这中间大约有过那么一两秒钟,韩青禹有想过,跟温继飞说点什么,比如“我一定会努力带你活着回去”之类。

    到最后没说出口,一是因为太生硬;二是因为他压根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天。

    事实,就算已经有推理结论,知道自己的体质在吸收融合源能方面有点儿特殊,韩青禹依然有自知:其实怎么都不过是一刀的事。

    就普通的刀就够了,更别提黑甲机器人的那个柱剑。

    那东西韩青禹是见过的,整体如同一把收束的特大号黑伞,只是握柄不带勾,伞尖如枪尖。

    剑身上倒也有类似雨伞伞面一般的分格结构,只不过层叠的每一处褶子,都是翻卷朝外的锋刃……

    高中学过的历史课本上有一种说法,会把某些惨烈的战役形容为绞肉机,但是数字、文字都太抽象了……韩青禹过去没体会,现在真切地觉得,那每一把柱剑,就都是一台绞肉机。

    劳简后来有提过一次,说他那晚,像被踢飞的鸭子一样扑啦啦砸过来落地的那一幕,其实并不是被击中,而是用刀成功正面挡住一次柱剑横扫的结果。

    挡住了……还这样!

    那要是没挡住?

    韩青禹心头有些发沉。

    到他回过神来,另一边的温继飞已经跟车厢里的人聊上了。

    “就我们高一那会儿啊,军训,人都在,拉歌呢……操场花坛里突然钻条蛇,你们知道吗?看到的说是三角尖尖的头,有手腕粗,学生老师全都慌了。”温继飞一摆手,绘声绘色说:“然后,我们就看见一个身影,默默走进花坛,扒拉了几下……把蛇拎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们都快吓哭了,说你赶紧放下。那人还微笑打招呼说,是蝮蛇,剧毒,我给弄走吧。我这就是这么认识青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当场没人拦他,学校门卫都没想着拦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这么单手把蛇拎了上街,找了个餐馆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到第二天,学校才终于回过神来,把青子拉去批评教育了一顿,记了一个警告处分……另外私下奖励了他二十块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韩青禹完全不知道他是具体是怎么开始,怎么聊上的,又为什么说到这么无趣的话题,但是眼前的情况,包括刚才趴座位上颤抖抽泣那位,都在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这场景其实有些神奇。

    因为全场只有一个人在兴高采烈,在滔滔不绝,也只有这一个人,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面对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就有人小声跟他说了。

    车厢前后车门紧闭,在场都是自己人,而劳简也不在……那名蔚蓝联军战士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温继飞听完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笑起来,说:“变形金刚吗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。

    “威震天那边的啊?那我们这边呢?”他是擅长玩笑的人,能说,也能接,说话意思,大概是问那么擎天柱一伙呢?

    问完他自己大笑起来,笑啊,笑啊……

16.火车上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