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穹顶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3.晚饭(终于改签约状态了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上面电报,特招参军。

    村民们没听说过,不太懂这些,但是觉得厉害,当场纷纷在自己的脑海里尽情地联想着。

    想远了,觉得天高了,就不自觉压低了嗓门,不敢再多议论。这大概,是华系亚草头百姓数千年来养成的心理常态。

    这边,韩友山热情道了谢,张洁霞端上热茶。

    两位干部坐下喝了几口,抬头问:“孩子不在家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不一大早出去打听……”张洁霞话说一半,被丈夫从后磕了下胳膊肘,忙说,“一大早去见同学了,这不,还不见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名干部一个打趣说:“女同学吧?哈哈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说:“就要去部队了,是应该跟同学道道别。”

    茶水没添第二道,更没留下来吃晚饭,两位干部没坐多久就起身告辞了,临走前还留了电话,握手说让韩家父母以后有事可以联系他们。

    一直到大吉普开走后,村民们的嗓子才又重新敞亮起来。这又是另一种常态。

    人在墙头院外的围着没散,七嘴八舌的,询问着韩青禹特招参军的事情,比如那特招是个啥,因什么之类。

    韩家二位心里有数,但是嘴上,自然不能承认儿子托关系的事。所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应对显得有点儿支吾凌乱。

    还好,两人心头的那份喜悦是确实的,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韩青禹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夜里九点多,聚在韩家的村邻们才刚散去。

    韩家喜事,备不及再烧菜待客,硬是把韩友山藏了许多年的两瓶老白酒拿出来开了一瓶,才总算把道喜起哄的人暂时哄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啊?爸,妈。”

    到家,见着爸妈了,似乎就暂时脱离了刚经历的事情和情绪,韩青禹看到这情况还有些困惑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自己都还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老妈说完喜滋滋跑进去屋里,取了他的新兵入伍通知书来。

    韩青禹确实没想到,说好明天到的通知书,竟然今天傍晚就送到了,而且通知并不是由劳简来送。

    “这好的,通知书比你人都先到。”

    张洁霞简单说了一下刚才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妈、爸,你们来一下。”韩青禹听完突然神情有些焦急,上手扯胳膊,把爸妈都拉回屋里,转身又把门关好。

    然后,才在父母两个困惑的目光中,小声急切地问道:“爸,妈,他们送通知的时候,给咱钱了吗?”

    韩友山和张洁霞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这个,应该给咱们钱吗?这不能吧。”老妈张洁霞眼神里尽是茫然。

    韩友山也说:“是啊,没听说啊,只听说过退伍有退伍费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先前自己瞎打听了一下,还以为特招的真有补贴呢,怕你俩说漏了,惹人眼红。”

    韩青禹连遮掩带铺垫应对了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看来钱是劳简自己拿,明天等人来了,得记得问他要。

    他要钱,至少以目前阶段的认知,没什么比留一笔钱给爸妈在韩青禹心里更重要,若是源能块可以公开卖钱,他今晚得的就先拿两块去卖了再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村亮了灯火,飞虫打窗户。山田日月,蛇鼠繁衍,山民生息。

    韩青禹坐在门槛上,就着屋檐灯看着手里的“新兵入伍通知书”。

    这通知无疑是真的,它由人武部的人专程送来,真实可触,字句清晰,有大红章子盖着,没有任何疑点,自然也不会有人想到去怀疑……

    只有韩青禹自己才知道,它即将要带他去面对的,其实是一些多么不可思议和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此时在他的身后,老妈正洋溢激动,麻利地把热在锅里的饭菜端上桌,笃笃声中有饭香;父亲从老旧的木橱柜里取喝酒的杯子,想了想,笑起来,今天多拿了一只。

    院门外的路面上,偶有村邻亲戚路过,停下来打招呼,说恭喜,然后因为关心或好奇,再询问几句。

    这整个场景画面带给韩青禹的感觉很特殊,像是两个世界正悄然交错,一边炊烟袅袅,一边张牙舞爪……隔着幕布默默形成对比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,分明都是他早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景,有着过往生活最平实、质朴的模样,一如平常。

    而幕布后面,却是他刚亲身见识过,而且即将要去参与的,这个世界隐在背后,普通人难以置信的那个部分。

    “洗把脸吃饭了。”父亲亲切地俯身拍了一下韩青禹肩膀说。

&

13.晚饭(终于改签约状态了)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