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穹顶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1.大功不知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山间,黑夜,无月,土坡在高处,只不过层层叠叠的远山更高。

    风从黑暗中吹过来,夏季繁盛的草叶打在脸上、身体上。草籽有芒,有些扎人,晒了一天太阳的红土还有温度,身下石子稍有些硌人。

    刻有四面血槽的锥状刺匕被拔出来了,挂刃的血液迅速滑落,很快滴干净了最后一滴血。

    韩青禹现在趴在坡顶的草丛里,在那两具尸体旁边。

    回顾刚才的那一瞬间,当心底里那个念头冒出来……下定决心和行动开始之间,几乎没有任何间隔,甚至没有衔接。

    他不敢让自己有空间去思考和犹豫,怕一犹豫,就会失去勇气。

    所以,就那一瞬间,想到,即行动。韩青禹借插入地面的匕首发力,纵身俯跃的同时,拔匕,横刀……

    结果已经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而事实,只要他先前的扑杀迟滞哪怕多半秒钟,对方身上源能装置完成启动……现在倒在地上的人,就应该是他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不可否认,劳简之前在车上闲聊说的那番话,在这整个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这或是劳简自己,怎么也想不到的……

    故事里说者无心,听者杀人。

    然后还有就是,源能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滴、两滴,韩青禹手上握着一块蓝晶源能块,温暖如泉的源能从掌心流淌进身体,第三滴,第四滴……

    没了,又空了。好少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不应该这样啊,这要是以后去了部队,也这样拿到手就全给吸收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想罢,他转身打开剩下那个人的金属匣子。

    第三块,最后一块了,刚他已经搜过身,尸体身上并没有备用的源能块。

    韩青禹屏息凝神,专注感知,并开始尝试控制……

    一滴……停,停住了。

    韩青禹能清晰感觉到,蓝晶内还有一滴源能正在涌向他,但是刻意控制,而且控制住了,这让他有些欣喜。

    然后,他还尝试了一下,看能不能把源能再送回蓝晶内,不过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短暂的思考过后,韩青禹果断舍掉了这最后一滴源能。

    把蓝晶装回两具尸体的金属匣子,没动其余任何东西,他从土坡上下来,把刀和匕首还给死去的战士,把之前打开的匣子关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后,韩青禹又找了一条山溪,把自己手上和身上清理干净,然后,他才跑到远处的另一座小山上。

    找了个新坑,继续趴着。

    一切又都在黑暗中回归了平静,直到这会儿,韩青禹才终于清晰地意识到一件事:我杀人了。

    嗯,要习惯。

    “……因为要活下去。”然后他开始安静仔细地感受身体内的源能。

    从韩青禹决定爬上土坡看一眼开始算,到此,时间大概只过去了不到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十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韩青禹终于听见远处,人群从谷口经过的声音。不过他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“韩小子,人呢?你在哪,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劳简活着回来了,沿着谷地一路这么喊了好几遍,韩青禹才从谷地最末端的一座小山坡上钻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韩青禹跳下来,问:“赢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764来了大半个队。”

    劳简点头,说完沉默地走在前面……他刚经历的一战,不论惨烈程度和死伤人数,都是他十年战斗生涯里罕见的。

    韩青禹见状,也就没再说话,沉默跟着。

    他没有跟劳简说刚才发生的事情,因为三重考虑:

    一,他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解释,自己为什么能杀死那两个人;二,他“吃”掉了两块蓝晶源能块;三,万一中的万一,他把敌我判断错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山的路上,劳简突然吐了一口血,抬手抹了,扭头轻松对韩青禹微笑了一下,说:“小事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又吐了第二口……第三口……

    一地的血。

    劳简双手用力撑了一下膝盖,有些摇晃地站起来,摆手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韩青禹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队长嘛,三队人在场的情况,不能给752丢脸,”劳简接着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完挺直身板,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两人回到吉普车旁边,劳简手握着车门把手,沉默了几秒钟,才转头看着韩青禹,有些尴尬说:“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回去了……我,好像得先去一趟医疗点。”

    韩青禹看了看他面色苍白的脸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没问题吗?”

 &

11.大功不知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