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穹顶之上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6.发现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米饭很香,咸菜也一样。韩青禹简单吃过早饭,在爸妈殷切的目光中推了家里仅有的一辆旧自行车出门。

    韩友山和张洁霞追出来送雨伞,又塞了些零钱在儿子口袋里,站院门口叮嘱交代,说就算温继飞是你的朋友兄弟,他这回帮忙也是托人办事,最后该到的礼数,该花的钱,咱自个儿都不能落下……你得打听着,有数后就回家来说。

    韩青禹心里很清楚,这回根本没这些事,实际的情况是他不想当这个兵都不成,但是事情没法明说,也只好先应下。

    他这边片腿上车,刚下去村口小坡。

    家门口,父母亲已经开始商量着到哪儿借钱了。这年头农村家庭见钱的门路少,前几年韩青禹的学杂费,就始终有一部分是借的。

    韩友山是个理儿不多但是硬骨头的农村汉子,硬不在不低头不求人,而在哪怕低头求人再为难,他为了家人孩子也愿意咬牙去做。

    “事儿没准,不能明说,这钱怕是不好借。”张洁霞嘀咕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说了怕也不得信,都知道没名额了,当兵可难。”韩友山点头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他后脚还是出了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路上并没有下雨。

    老旧自行车的车后座去年就坏了拆了,载不了人,也卡不住大黑雨伞。再一个,山路颠簸,伞搁手里骑车也不好拿。

    韩青禹把雨伞背在了背上,伞扣的系带儿穿过衬衫领口第一个扣眼,翻回去再把伞面扎实了一并扣上,很是稳当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背着大黑伞在出村的小路上颠簸飞驰着,样子看起来很有气势,像背着一把大砍刀要去拦路劫道,或者干脆去劫法场。

    劫法场,是要救谁哟?韩青禹莫名自己怎么会这么联想,最后得出的人,自然是他自己。

    那又为什么刀要装在雨伞里呢?也许怕生锈吧。也可能是伪装,掩饰起来,要去刺秦王。

    然后风萧萧兮……

    一路联想这些莫名的东西,情绪似乎也跟着变化,变得壮阔了一些,韩青禹骑车下了小路,又在省道的石子路面上使力气加速。

    裹着厚重湿气的风,在他耳边呼呼地响着。

    从封龙岙到县里骑车最快也得三个半小时左右,这是韩青禹上学这些年一趟趟骑行实地测出来的。这一路上陡坡缓坡连绵无数道,一般不是力气壮的年轻后生,沿途都得歇上两三趟才行。

    大致走了一半路程后,韩青禹在岭口大转弯处,那家大车停车吃饭放水的老店门口,习惯性的停住了一下。

    望望柜台,不觉得渴,就在老板娘失望失落的眼神中,又蹬车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这样骑出去了大概不到一百米,他突然意识到哪里好像有点不对,连忙刹车停住……我,刚看错了?

    韩青禹晃了晃脑袋,最后掉头又折了回来。

    小店老板娘坐在柜台里头,眼神开心的,看着他回到店门前。

    但是韩青禹并不看她,他仔细瞧着的,是老板娘背后挂着的那只时钟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诶,要水吧?”不买旁的东西的话,水和凉茶也是要卖钱的,虽然不贵。

    韩青禹说:“你这钟,没错吧?”

    老板娘扭头看了看,“没错呀。”跟着低头又看手表,对了一下时间,笃定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没错么?担心是自己眼花看错了,韩青禹干脆眯眼直接问:“那现在是几点啊?”

    老板娘看表说:“七点,有个七点四十。”

  

6.发现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