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灵气逼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六章 这个家,我来扛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房子是人家的,只要事先打招呼,哪怕租金涨十倍也没办法,最多不租了,但装修前,我们曾和房东有口头约定,说好今年不涨租金,明年也只涨一千一个月,我们才会去借钱,装修,搞得焕然一新。”

    许诺的声音很轻,语气却非常坚定,“房东这么做,明显违反了协议,我有录音,真要打官司,未必没得打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街里街坊,这种扯皮官司一打,生意还怎么做?”

    白美丽深深自责,眼角的皱纹更深,“说来说去,都怪我不好,想着大家是几十年老邻居,房东也不会骗我们,没让他白纸黑字写下来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不出办法,看着自己又红又肿的手指头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我操——”

    许军一撸袖管,霍然起身,“我找他去!”

    “许军,别添乱了好不好,你一出手,房东准住院,你还得像伺候亲爹一样伺候他,坐下,老实点,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楚歌闭眼,琢磨一阵,“房东一个人来的,还是和他老婆一起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。”许诺道。

    “见到许军下班,他就溜了,根本不和许军纠缠,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楚歌的眼珠转了一圈又一圈,“他不想把事情闹大,甚至不想被老婆知道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许诺思考着,“小哥,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觉得,咱们这位房东虽然贪财好色,但一般情况,也不敢这么坑人,说不定有人在背后撺掇他——这一排店面,就数咱们家生意最好,现在又重新装修,眼看生意越来越红火,不知多少人眼热。”

    楚歌挠头,“我瞎猜的,哎,说来说去,房子是人家的,还能怎么办,我再求求房东呗!”

    楚歌让许诺给她哥弄了瓶冰水冷静一下,自己坐到角落里,掏出手机点开聊天软件,直接往房东账号里打了三万块钱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,楚歌对房东道:

    “顾叔,我小楚啊,好久没上门看您去了,那天在小宾馆门口见到您和‘红姐小吃’的老板娘手牵手进去,我还喊您来着,您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涨房租的事情我知道了,按理说,您和红姐,是吧,最近一定需要钱,涨点儿房租也很正常,我完全理解,非常支持。

    “不过,您也体谅我们小本经营,刚刚装修过,手头实在紧张,拿不出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下季度开始,咱们每个月涨一千块行不行?行的话,我已经把下季度的房租打给了您;实在不行,您还给我,我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街坊,低头不见抬头见,没必要为这点儿小事,闹得鸡飞狗跳——我知道您是爽快的人,不在乎三瓜两枣,是不是顾阿姨逼您涨房租啊,要不然,我去求求顾阿姨?”

    楚歌写完,跟着还发了一个表情过去,双手合十,眼泪汪汪,恳求对方。

    许军大口灌着冰水,余怒未消:“楚歌,你和这混蛋啰嗦什么,别求他,他摆明吃定我们,你再怎么求他,都没用的!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楚歌一本正经道,“我觉得顾叔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我态度诚恳点,说不定他就心软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半分钟后,就收到房东的回信:“什么‘红姐’,你,你不要乱说!”

    “是。

    楚歌鼻尖一翘,笑嘻嘻回过去,“大概是我看错了,最近店里装修太辛苦,忙得头昏眼花,一不留神就看错人,说错话,对不起啊,顾叔,那咱们先这样吧,下下季度,我再和您联系。”

    对面很久没有回信,却也没有将楚歌的钱退回来。

    “解决了,涨一千,下个季度的租金我付掉了,白姨你抓紧找房东签合同去,最好上门,当着房东老婆的面。”

    楚歌收回手机,冲三人比划了一个“胜利”的手势,“哦耶!”

    “只涨一千,怎么可能,那混蛋这么好说话?”许军满脸愕然。

    “小哥,你和房东说什么了,他竟然肯让一大步?”许诺也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楚儿

第六章 这个家,我来扛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