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超维术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449节 记录者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本书这本书在app上更新更快,无广告,美女声音伴你读书,下载本站小说app。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“议长阁下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说话的是丽薇塔,她所在的位置正好与逐光议长面对面,所以第一时间看到了逐光议长的侧目。

    丽薇塔的话语,也让其他人将目光看向了逐光议长。

    逐光议长笑了笑:“没什么,只是刚才隐约有种感觉,似乎有谁在注视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黑爵”阿德莱雅顺着逐光议长的视线看去:“是那边吗?”

    逐光议长:“我的灵感告诉我,那边应该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至于为何会往那边看,他自己其实也说不清,只是下意识的往那边转头。那所谓的“目光”在哪,他自己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顿了顿,逐光议长挥了挥手:“算了,可能是我的错觉吧,不用太在意;而且,我也没有感觉到恶意。”

    错觉?阿德莱雅和狄歇尔同时眯了眯眼,并没有对这个说法提出异议,但是他们内心却是不信。以逐光议长的位格,出现错觉的概率非常小。

    所以,逐光议长的前面半句话根本不用听。他的重点是后面半句话:我也没有感觉到恶意。

    这段话看似是缓解当下凝重感的,但实际上是逐光议长对其他人的警示。

    ——重要的不是对方有没有恶意,而是他们不能抱有恶意。

    能让逐光议长都感觉不到方位的注视,甚至查无音讯,对方的实力不能说绝对比逐光议长强,但肯定不会比他差。

    这样的强者在南域简直稀少,屈指可数,甚至可以说没有。

    隐藏的那人如果真的是从外域来的,那就不再是限定于传奇之下,很有可能已经踏出了那一步。所以,面对一个至少和他差不多实力,有一定概率更强的存在,如果带着恶意去查探,得罪了对方,这完全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会用含糊的言语提醒其他人,不要在查探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一次来,是为了记录这里的消息,不是为了来抢夺的,所以,做好分内的事就好。其他的,就别去管了。”逐光议长顿了顿,看向狄歇尔:“狄歇尔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因为阿德莱雅本身就是真知理事会的议员,所以他不用多说,阿德莱雅也会听从。可狄歇尔不同,他代表的是夜语之森的《萤都夜语》期刊,虽然这一次狄歇尔和他们同在一起,但狄歇尔只是为了借虚空投影之便,且他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。他们并非上下属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逐光议长才会单独向狄歇尔询问。

    狄歇尔眼神闪烁了下,他并不笨,逐光议长的意思他也明白。这番话看似是在告诉他们,做好分内的事,实则是在向“旁人”表态:不用在意我们,我们不会参与抢夺神秘之物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“旁人”是谁,毫无疑问,肯定是之前注视逐光议长的人。

    连逐光议长都要主动表态的对象,实力绝对不是狄歇尔能应付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,遵照与各大巫师联盟签订的共约,既然我们以记录者参与此次事件,自然要抛开贪婪之心,放弃对神秘之物的争夺。”

    狄歇尔话毕,丽薇塔也看明白了暗示,顺着狄歇尔的话道:“我们《萤都夜语》主要记载争夺神秘之物的巫师们,这里面的勾心斗角,势力倾轧,是我们杂志的受众最爱看的。至于解析神秘之物,还有对这件神秘之物蕴含的意义以及后续评估,这种专业的内容,我们就做不了了,只能交予议长阁下了。”

    得到这个答复,逐光议长满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遵照共约行事吧。还有,你们也非理事会成员,不用称呼我为议长,直接叫名字即可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狄歇尔和丽薇塔哪敢直呼对方的名讳。

    “逐光阁下,可知道这次神秘之物的来历?”狄歇尔恭敬问道。

    逐光议长目光远眺,观察了好半天,才开口道:“那颗果实应该是神秘之物,但有点奇怪的是,虽然有神秘之物的波动,但总感觉好像还没有到达成熟的火候。”

    “它的效果,目前也未知。但看其他人的反馈,似乎是一种超乎规则的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来历,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后,反看向狄歇尔:“对了,狄歇尔,你对南域各大组织的巫师资料了若指掌,你可认识那个站在浪头上的那个树化女子?”

    狄歇尔摇摇头:“我未曾见过她。但是,我见过几个脸上同样刻有数字编号的人,他们好像隶属于一个隐秘组织,还用活人做过祭祀。”

    逐光议长:“是外神的信徒?”

    狄歇尔再次摇头:“应该不是,他们做事的风格,和那群邪神信徒完全不一样。他们更加节制与隐蔽,而且,他们所做的祭祀中,并没有邪神参与的迹象。似乎只是一些用于祈祷的祭祀仪式,偏向原始部落那一类。”

    正因此,狄歇尔虽然得到了一些情报,但也没有将这些情报交予极端教派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隐秘组织的成员还是引起了他的兴趣,他几年前就让人去调查了,还特意拟了一篇模拟报道,准备抓住一定马脚时,就报道出来。

    但遗憾的是,对方太过低调,也不参与南域巫师界的事,迄今为止都没有找到突破口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逐光议长低吟了一句:“刻意隐蔽,还不接触巫师界,这必然有蹊跷。”

    可惜,没有更进一步的情报。

    不过,逐光议长也不是太在意,树化女子的问题,那些争夺者自己去考虑。他更在意的,还是那颗神秘果实。

    这颗神秘果实目前看不出太多,但是,莫名的却让他有些心悸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,看着那颗神秘果实,他好像回到了两千年前,他站在深渊世界的一个无底深渊前,朝着深处俯望。

    内心深处的悸动,与无与伦比的危机,同时充斥于心。

    无底深渊里潜藏的是绝世大魔神,还有一些连名讳都无法提及的古老者。他们是可以威胁到四方巫师界生灭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现在,逐光议长单是看着那颗果实,居然生出了类似的心绪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两千年前的他,和现在的他,实力是两码事;而且,他此时真身不在这里,这里只是一个虚影,一个虚影都感觉到忌惮至斯,真身亲至这种感觉恐怕更甚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之物?

    逐光议长在皱眉思索间,突然听到丽薇塔的呼唤声:“黑爵……阁下?黑爵阁下?”

    “主编大人,黑爵阁下不会是受到果实影响了吧?”

   &

第2449节 记录者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